2015:人在野

2020-06-04  阅读 562 次

  踏入2015年,给自己多了个目标,就是多去些山野间探索,也是首次为自己的摄影定下主题。关于人像及风景,自己挣扎了很久,资源和能力有限只能先试着琢磨一边。

  我自己属意风景,认识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刚接触摄影时主要是街拍的,每次出门瞎逛的时候都不是为了拍照,而是把脑子里那些解不开的烦恼带出去散散步。拍摄山野也不例外。朋友说我傻,说是香港没甚幺好景色,人家在外国随便用手机一拍就能把你捱更抵夜的相片比下去。想想也是。

  可固执的我最后还是买了行山装备还有换了一支上好的脚架,準备未来一年透过远行寻找启发。

 

  年初,便试着夜行了蚺蛇尖、大东山、还有狮子山。不过好像都没有拍上甚幺好照片。

 

 

首先是三尖之首,蚺蛇尖。

那晚才十二度,山谷里的风太大了,四个疯子于是找了个沙坑,缩在一起。破晓时分才一鼓作气的登顶。晚上仰看山尖感觉很邪恶,像是会吃人一般。

清晨五点 光线很微弱 ISO开到16000还是漆黑一片,这已不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全片幅的威力。


手指头都快要冻掉了,冻得电话也不灵了,背上的脚架根本没想要用。草草的伸出指头拍了几张。那天的日出真的很美。

倒是我朋友为我拍了一张自觉很喜欢的照片,另外从蚺蛇尖下山简直是恶梦。

 

然后是大东山。

被一片云雾包围,视野很低,经常冷不防便有一座营房出现 在眼前。头灯已经压得很低,却甚幺也照不穿,快到山顶时真的只能凭感觉 前进。

在山顶的整个旅程很梦幻、很恐惧同时有种按捺不住的兴奋 。

全身上下湿透了,相机器材亦然,这是照片和文字都记录不 了的经历。

一整晚都在起雾,相机脚架都湿了,首次于这样的天气拍摄有点不知所措,最后堪用的只有两张。 

在一座烂头营后遇到的另外两个疯子。

欠缺準备的我们终于得到了报应,因为厚雾我和朋友迷路了,最后不得不在乱石和草堆中走出来,然后理所当然的把脚给葳了。

 

 

 

还有昂坪

那是一段相当轻鬆的行程,一大班朋友在下午出发,很是舒心惬意。

秋天的尾巴。

 

怎幺交的尽是一些奇怪的朋友,呵。

 

他好像很喜欢跳,整个旅程他就一直这样。

 

下午那懒洋洋的阳光。

 

对,这绝对是文艺郊游团。

 

能够跟爱人分享这景色绝对是世界上最好的事了。

 

 

说的没错吧?

 

然后我也开始这样了。

 

 

 

狮子山

接下来的登山可是越来越即兴,记得是当晚才决定上山的,两个人的水粮都是到了沙田坳才买的,反正地图地没带,懵懵的上山。

嘿,没有地图我也不知不道指南针带来干嘛。 狮子山的信号很好,视野很广也不怕迷路。

还未到山顶我已经呆了,好美。

 

那天雾霾很阴重,我已经尽量救了。

 

不忘自拍一张。

 

 

最后,最近又上了狮子山一次。

其实,今晚我想说的是这个(汗)。

那晚我一个人上去,说实在话怕得要命。自己夜行这个念头很久就有了,却一直没敢尝试。但原来只要有踏出房间的一步,一切都会顺其自然的发生,这就是所谓的千里之行始终足下。最近很喜欢跟自己过不去,好像这样能还自己感觉还活着似的,也是Out of your comfort zone去寻找新的可能性的一种自我成长。

从浸大出发,由于已经是凌晨,懒得去查有甚幺夜车到山脚,反正路程不远于是便走路去。

但没有行人路只好走车路,晚上空蕩蕩的真有一种大地任我行的感觉啊。

在山脚遇到一个奇怪的啊婶,她眼睛发亮的说着她的孙子让我感到好不安。

一路上的不远处有几只狗不断的吠,整个晚上我把行山棍抓得死死的。

直到看到这个,觉得甚幺都值了。

 

途中我已经预料到了,就是那晚很大雾我会甚幺都拍不到,但是已经出来了没理由要回头吧?

 

川流不息的窝打老道。天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整个西九龙,远至昂船舟大桥。

 

曾经的志愿:城大的创意媒体大楼

 

Use Wifi to pretent that you have a friend.

 

已经分不清是雾还是霾。

 

小心崖边位置,大大粒花岗岩看似稳固,但表面很多碎石,脚一一滑我小心脏都跳了出来。

没错香港很小,也没有国外的山河壮丽。可能是隔离饭香,文青总喜欢出走,可是自己所生所长的全走过了吗?一个交流生跟我说:「你要用旅者的眼睛看自己身处的城市」。然后我得着了很多乐趣。

对不起又犯唠病了,本来标题定了是狮子山最后却成了这几个月来的回顾。不经不觉,2015的四分之一快要走完,年初的愿望大家有在实现吗?接下来要选主修了,自己又要为摄影的开销找工作,相信会越来越忙,现在好像也越写越懒。希望接下来能有新灵感新鲜事分享吧!也祝大家安好。

 

上一篇写的是菲林有兴趣的直接去这里看

facebook: www.facebook.com/aimunchan

上一篇:
下一篇: